開鎖記

或許是因為不學無術,我特別喜歡觀看專業人士工作的專注神情。就說開鎖這件事吧,那晚在家附近吃完晚餐,心想天氣涼爽,不如頂著飽肚去散步,在美術館周遭走了一圈,途經超商買飲料補給,全家人和樂融融,宛若一幅夏日溫馨寫真。四人開心返家,卻在進大樓的那一刻發現:「糟糕!鑰匙不見了!」極速開鎖 | 專業鎖類工程

我翻遍帆布袋裡外,循散步路線多趟來回尋找,也求助超商和鄰近大樓管理員皆無下落,最後只好請鎖匠幫忙。大樓配合的鎖店早已打烊,只好上網瀏覽,找到一間號稱24小時開鎖的店家。等待鎖匠到來的空檔,我想起當年房仲小姐誇口:「這棟樓的大門很厚實,搭配義大利進口的C牌門鎖,安全性超高。」她邊說邊開關厚重鋼門,關門時發出的沉沉聲響,一整個讓人安心。但如今,我不禁開始擔心。

鎖匠三分鐘後趕到,走進大樓中庭,突然皺起眉頭:「你們大樓是用C牌門鎖嗎?」「對!怎麼了嗎?」「這鎖很難開,我得找我師傅的朋友來幫忙。」等人的空檔,我倆聊了起來,這位三十多歲的鎖匠出身台南鄉下,原本在北部做工,後來中年轉業回鄉學開鎖。「我出師後搬去嘉義開鎖店,但那裡生意難做,只好把店收起來。」他到高雄找老師傅學技術,老闆利用店內閒置空間闢出一房供他起居,也省去額外租屋開銷。「高雄二十四小時的鎖店真的有市場嗎?」「有,這裡夜生活的人多,半夜兩三點常接到弄丟鑰匙的求助電話。」都說日本《深夜食堂》暢銷好看,我們高雄若能發展《深夜鎖店》電視劇,肯定也有很大的敘事空間吧?

師傅級的朋友終於趕到,兩人忙碌起來,大樓通道悶熱,奮戰一小時汗如雨下,我在一旁觀看都覺疲憊。我對七歲的兒子提議去超商買飲料慰勞鎖匠,「你覺得他們現在適合喝什麼?」「舒跑!肯定的!」鎖匠一路從九點半忙到十一點半,三歲女兒早已睡倒在老婆懷裡,便讓她帶著孩子先去娘家暫住。浩大的開鎖工程仍未果,師傅們的雙手也沒了力氣,無法再戰。我請師傅算工錢,兩人原想婉拒,看著滴落地面的汗漬,我還是堅持付錢。

隔日一早找來大樓配合的鎖匠,一口價是六千元,評估若換新鎖花費更鉅,只好忍痛接受。臨下班前接到警衛室來電,新鎖匠從上午十一點修到下午三點半,還是頻頻卡關,最後請出元老級師傅出手相助才搞定。這六千元委實難賺,而且他倆甚至還沒能喝上一瓶舒跑呢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